李庄,一座让人想感恩的小镇

2012/7/31 8:47:09 新新网
      一个小镇的存在,并不需要太多的注释。它完全可以在我的生命中一晃而过,如同阳光里飞舞的尘粒,瞬间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我却深深记得一个叫李庄的偏远小镇。
     1940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华北之大,已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已一路搬迁五次的中央研究院和同济大学等机构动议迁川,欲寻一处僻静隐匿而又交通较便利的地方,于是看准了南溪县城,不料被地方当局拒绝。
     在此危难时刻,一位关踺人物出现了,他就是时任国民党李庄区党部书记的罗南陔,他认定接纳迁川的机构,对于李庄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马上约请区长张官周、镇长杨君惠以及李庄的社会名流来共同商议。
     对于这件事争议很大,一下到来这么多的外乡人,大家心存顾虑。罗南陔却认为,虽然这些文化教育单位迁来,物价肯定会上涨,但同时也会提供一些就业机会,最主要的是能够给李庄的青少年创造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凭着自己在地方上的威望和权力,终于说服了大家。李庄的士绅们公推罗南陔草拟了一份电文:"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应。"
     这16字的电文,让战火中颠沛流离的学子和专家有了栖身之处,终于让许多张飘泊不定的书桌安顿下来。1940年12月13日,国民政府最高学术机构中央研究院和中央博物院,国立同济大学、中国营造学社等十余家高等学府、科研机构正式迁驻李庄。
     在他们到来之前,镇上所有庙宇祠堂大院全部腾空,还有许多人自己搬到乡下,把房子让出来免费给学生们居住。中央博物院连同数千箱珍贵文物搬进了雕梁画栋的张家祠;祖师殿成了同济大学医学院的课堂;东岳庙安置了同济大学工学院;理学院进了南华宫;面积最大的禹王宫成了同济大学校本部;实在无处安置,只得把中国营造学社搬至月亮田边的农舍。小镇变成了一所大学院。
     昔日寂静的宫观寺庙里响起了上课的钟声,石板小巷里摆满了学者们安谧治学的书桌。这里一时才俊云集,冠盖相属。傅斯年、李济、吴定良、董作宾、劳干、夏乃鼎、梁思成、林徽因、郭沫若、童第周、美国学者费正清、英国学者李约瑟等,这些名字一个个如雷灌耳,都是时代精英。
      李庄因了这些学府和学者,遂成为中国"四大抗战文化中心"之一,被后人誉为"中国文化的折射点,民族精神的涵养地"。据说在当时寄一封国内外邮件到这儿,只需写上"中国李庄"四字即可准确无误地送达。
      事隔半个多世纪,当年的旧址已所剩无己,大多成了混杂的民居。房屋被分隔开来用以居家,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满街全是仿古的茶楼、酒肆、商号、客栈,终日人头攒动,热闹喧嚣。
惟有羊街和水井街一带还能感觉到旧时的气息,小巷幽静狭长,石板路凹凸不平青黑发亮,游人稀少,走在这样的巷道,就仿佛置身于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
      这里,曾行走过那些穿长袍马褂埋头学问的旧式文人。
      这里,曾生发过那时青年男女们林林总总的故事。
      这里,也曾迥响过引车卖浆者流的悠长吆喝。
      那一刻,昔日的落魄师生们在我眼前成为一个个触手可摸的形象,我和他们隔了斑驳的老墙和遥远的苍穹面对面地站着,站得彼此泪眼婆娑。
这不足三千人的江边小镇,要接纳一万多外省藉的文化人,该是何等开阔博大的胸怀和气概!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小镇的人们用自我的牺牲为中华文化挪出一块生存繁衍的天地。
     抗战胜利后,傅斯年先生等几十名学者镌刻的《告别栗峰碑刻》中曾深情赞道:"尔来五年......幸而有托,不废研求。虽国家厚恩,然而使客至如归,从容乐居,以从事于游心广意,斯仁里主人暨军政当道、地方明达,其为籍助,有不可忘者。"
  好一个"使客至如归!",把李庄人的纯朴民风及古道热肠表述殆尽。
而同济大学为了纪念和李庄人同生死、共存亡的特殊友谊,2006年在李庄建立了"李庄同济广场",并立下一条特殊校规:凡同济大学在李庄招收的学生,录取分数线降低30分。
      今天,带着这一份感动,我走进古镇有些冷寂的街巷,来叩访那一段惊神泣鬼的非凡岁月,那一处处早已人去屋空的肃穆旧址,它们见证了一个历史事实:正是这里,曾在国家危亡的动荡年代,完成了一场文化救赎。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