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鸟喊我起床

2012/8/10 14:50:57 娄底晚报

在睁开惺忪的睡眼之前,一粒鸟声总会提前进入我的耳朵,我住进这栋楼27年了,几乎天天都是这样。我不知道住在高高的电梯房里可不可以听到鸟声,新分的住房在17楼,明年即可入住,我很快会体验此种生活。如果鸟声到时依然光顾我的生活,那我肯定会给老天作个揖儿。

目前居住的这栋福利房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小院处于市中心,紧邻一条叫氐星路的主街,大门对面即是医院、农贸市场、超市、邮局、银行、酒店、报刊亭,我可以充分享有现代生活的种种方便。然而,家属楼却并不喧嚣,它离小院大门还有一百多米的距离,而且是在一个高高的土台上,根本听不到大街上的车喧人喊。房子清静,窗外的鸟声便格外听得分明,那稚气的是刚出生的鸟,那清脆的是正处于青春期的鸟,钝钝的呢,无疑是中老年的鸟了,它们躲在绿树的深处,我看不见它们的样子,却可以通过它们的声音想象其曾经有过的沧桑。

我其实认不得几种鸟,真正可以叫出名字的,也就是麻雀、白鹭、燕子、喜鹊、鱼鹰、苍鹰等等,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它们的欣赏和热爱。这道理,就像我不认识梵高,却喜欢他的《向日葵》;不熟悉贝多芬,却欣赏他的《命运交响曲》;没见过司马迁,却痴迷他的《史记》一样。

窗外的鸟儿见不得懒人。每当我赖在床上,想以精力不佳或心情不好为借口,痛痛快快睡个懒觉的时候,它总是一阵阵唠叨着,仿佛在说:懒虫,太阳撒得满屋都是了,还不起床?再睡,我骂死你。那样子像极了一位要求严厉的母亲或者望夫成龙的妻子。而我只要听到鸟的声音持续那么三五分钟,哪怕再想睡觉,也会立即起床穿衣、刷牙洗脸,然后开始一个早晨的工作,有时是读几篇文章,有时是打开电脑写作……我知道,鸟儿是最关心我的。我睡懒觉的时候,风吹过,阳光飘过,云流过,树中拂过,谁想到喊我了?

鸟儿也比谁都勇敢。一只鸟想飞翔的时候是决不看别人脸色的,只要是蓝天,只要是陌生的区域,只要是远方,它就有着无限的兴趣。晴天被晒了、雨天被淋了,它都不在乎。不像我,虽然也想飞翔,但飞上那么五十米、一百米,总要回头望一下别人脸上的表情,看有多少人给了我微笑,别人高兴,我会继续飞翔一会;别人不高兴,我可能停下来。也许就是这种瞻前顾后,决定了我变不成一只潇洒的小鸟,小鸟的屋顶是天空,床铺是大地,水缸是长江、黄河。我呢,真正拥有的不过是一个百多平方米的水泥格格,吃喝、工作、睡觉都在里面,我看得见蓝天的模样,却触摸不到它的色泽;我呼吸得到大地的气息,却爬不上原野上一片小小的绿叶。

我喜欢鸟儿喊我起床,其实就是想多少拥有一点鸟的生活。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