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火鲤鱼》语言浅析

2012/8/13 11:01:43 新新网

     著名作家姜贻斌先生的长篇小说《火鲤鱼》,我细心地读了两遍,其诗画般的美感,细腻、悲悯、略带忧伤的叙述,带给我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用诗一般的语言,描画优美的意境
    在这篇写苦难的作品中,姜先生多次用诗一般语言,营造出优美的意境。例如,在上部《雨水》一章,水仙与银仙两个姑娘不甘心父母指定的婚姻,希望吃上国家粮,有一个安稳工作,嫁一个心爱的男人,在雷公山上密谋出走新疆,其中有一段非常优美的描写:
    阳光从松叶针的隙间流淌下来,像金币印在两个女子年轻的脸上,能够看见细茸茸的淡黄色汗毛。地上铺积着棕色枯叶,毛茸茸的青苔,还有叫鱼刺草的植物紧紧地贴在地上,舒展着那类似于鱼刺般的叶子,显然有一种理由充足的骄傲。山上充满阳光和松树交织的浓厚气味,气味焦灼而清凉,像一张摆在湿地上的油纸,上面燃起了火,下面却是湿润的。
    一百五十多个字里,先生写到了阳光、松叶、细茸茸的淡黄色汗毛、棕色枯叶、青苔、鱼刺草等景物,用了两个生动贴切的比喻:把阳光比做金币,把充满焦灼而清凉气味的山比做摆在地上的油纸。通过这些意象和两个恰当比喻,构成一副有声有色的图画,营造出一种优美的意境,让人如身临其境,体会到独特的美。


    用幽默滑稽的语言来调侃苦难
    在小说上部《立冬》一章里,有一大段两个年轻人诗人梦破灭的文字:
    他俩情投意合,像未来的伟大诗人坐在寒室,神思却在深邃的天空高高飞翔。破烂的窗子,一线光亮照在两张消瘦白净而年轻的脸上,四只眼睛里燃烧着诗人激情的火花。每一回他俩依依不舍地从杂屋出来,总是深情地看一眼它,似乎信心百倍地以为,将来这里肯定是人们络绎不绝前来参观的纪念地——两个伟大的诗人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
     ……尽管他俩源源不断地将呕心沥血的诗稿投入信箱,令人遗憾的是,没有一首诗发表。他俩毫不气馁的情绪感动过我,使我也为他俩抱不平,恶毒地咒骂过那些马虎了事有眼不识泰山的编辑,让两个伟大的诗人从眼皮底下溜走了,或者说,他扼杀了很有可能成为伟大诗人的幼苗。
那些以麻袋计的诗稿,后来成为老鼠的安乐窝,老鼠在那个富有诗意的地方,倒是写出了一行行生命的诗歌……
    年轻人激情满怀,决意要成为伟大的诗人,可是现实无情地磨灭了他们伟大的梦想,令人感伤。如果采用正面描写,无疑也能达到慨叹生活残酷无情的效果,但姜先生用这种诙谐幽默的文字,看得读者心痛又忍不住发笑。这种笑是苦笑。苦笑比单纯伤感更让人心痛和无奈。


    将作者的情感融入叙述中,使语言更具有冲击人心的力量
    在上部《处署》一章里,姜先生描写一个从小失去父爱渴望同正常孩子一样上学的苦宝,他是这样写的:
    苦宝,我原以为你是个快乐的人,无忧无虑,后来却发现你有许多痛苦。你娘没你让你读书,你却特别想上学。所以,你孤零零地站在学校门前一动不动,痴痴地看着他们在拍球、跳绳。你很想走进去,成为其中的一员,又明白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你还经常趴在某间教室的窗子上,静静地听那片朗朗的读书声。有时,你情不自禁地跟着读起来。当学生们将目光看你时,你顿时羞愧起来,然后,默默地走开。
    我每当看见你这样,心里就生出一阵疼痛。我分明看见了你,也装着没有看见,赶紧悄悄地走开,我不想让你产生更多的羞愧。我明白那些无言的羞愧,让你痛苦得要命。
    姜先生描写从小失去父爱的苦宝,渴望读书又得不到读书机会,看着别的孩子幸福地上学,他羡慕到了失态的程度。里面写到的一些细节,令读者流泪。更重要的是,作者以悲天悯人之心,将对苦宝的同情溶于字里行间。在这篇作品里,“我”与姜先生实际已合为一人,“我”同情苦宝,“我”细心地呵护着苦宝脆弱的自尊心。“我”的情感参与,使文字更具对人心的冲击力。


    大量地运用方言俚语
    在《火鲤鱼》这部长篇里,姜先生用二十四个节气来分章节,每个章节的开头,姜先生用一段山歌或者童谣,这些山歌或童谣,直白朴素,其情感基调与文章的意蕴不谋而合。
    再者,《火鲤鱼》的叙述语言和人物对话语言,方言俚语运用非常巧妙。比如,下部《小雪》一章,写“我们”兄弟几个去小彩家,“我”因为不满小彩丈夫王一鸣的霸道,有意喝酒发疯:
    总之,我很激动,酒也喝得不正常了,二哥清楚我的性格,断定我又要放炮了。
    “放炮“二字用得太炒,一是能让读者联想到滚滚浓烟从大炮口冒出的情景,另一方面又巧妙地把“我”发泄对王一鸣的不满说成像放炮一样,具有强烈的攻击性。  
     再比如,在下部《清明》一章里,写到失去爹的苦宝恨队长克山睡他的娘[FS:PAGE],于是在陶壶里下药,苦宝下药后害怕地逃走,他一边逃一边在心里对娘说话,其中有这么一段:
     ……白天,我要跟他(指他爹)去耍,到雷公山摘菌子捡雷公屎,去河边打水漂漂,到沙洲上打滚子。还有,我要他给我捉火鲤鱼。我相信,我爷一定会捉到火鲤鱼的。伞把他们没有卵用,好久也捉不到手,我爷一定会捉得到的……
    耍、打水漂漂、打滚子、没卵用、捉不到手等,都是方言俚语。姜先生用这些方言俚语,一方面体现了心理活动的真实性,因为一个没念过书的乡里孩子,他的词语世界里只有他熟悉的当地语言,另一方面,这些言面俚语的表达效果,是生硬的普通话无法达到的。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