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从容

2012/8/1 9:10:48 新新网

      大学的周末,我几乎天天在湘西的如画山水中悠荡。

     工作后的周末,我依然几乎天天在家乡湘中的明媚山水中徜徉。江南的山水清明了我的眸子。


     寒暑更替,晨昏交错,我蓦然发现,任何一株花草树木,任何一只飞禽走兽,都不急,万物从容。


      腊梅斗雪盛放的时候,梨花不急。杏花如雪的时候,菜花不急。山下桃花夭夭的时候,山寺桃花不急。映山红丛簇如火的时候,栀子花不急。幽兰开在空谷不急,野菊花开在篱外不急,乔木的种子被小鸟的粪便排在石缝不急。


     江河的鲤鱼不急,龙门是痴妄成龙的人类自我玄想的神话。不被当鱼的泥鳅不急,它不在意暴睛凸肚金鱼浑身的珠光宝气。长脖子长脚竿的白鹭不急,它单脚独立浅水中耐心等待美食自送上嘴。水桐树上的喜鹊不急,日头那么高,窠里的雏儿嗷嗷叫,它快活地噪跃枝头为人们报喜。


     干嘛急呢?白玉兰翩飞如蝶时,茶花就明白自己该登场了。大雁在天上变换人字和一字时,狗熊就知道自己该冬眠了。落叶被秋风带下树,就化作泥土护花。桃花不模仿荷花,麻雀不仰视老鹰。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老等”鸬鹚嘀咕,站在船头的主人为啥好端端就用长篙把它扫下水,还把它的脖子锁上绳套。慢性子的老牛纳闷,跟在后头的主人为啥凭白无故老用竹枝来抽打,还把它的嘴巴套上笼头。肥马扬起的尘暴不明白,为啥有人朝朝跟在它后面追逐。富人的大宅门不明白,为啥有人暮暮站在它前面轻扣。


     百年人生如寄旅。宋儒通达,“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逝者如斯。没有谁能快得过时间。干嘛不从容些?从容的人,一边赶路一边看风景,一样都不会落下,正如造物主永远不会辜负花草树木,年年花信。时间不催他们,岁月苍老了他们,也成就了他们。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