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与怆怀

2012/8/9 10:10:54 新新网
十一岁的候补小水手落水死了,在替代他年过半百的老水手爸爸独自摆渡时。候补小水手淹坏在他爷爷和爸爸两辈人撑渡的渡口河心。接篙的没了,渡船的命运也行将没了。一年后,渡口修了座桥。
 
小水手在独身爸爸的粗茶淡饭和老天爷的日晒雨淋下,壮实得象条小牛犊。小小年纪,扳桡、撑篙,应付裕如。待人接物明事懂理,正月在渡船上撵着人往其手里敬烟,收了小小红包赶紧投到舱口的小桶,见了年长的,亲亲热热迎上去叫哥。性格明朗活泼,胡乱吹着葫芦丝撩拨黄牛,拿着小放大镜看花看虫。为人善良软弱,比他矮一截的小屁孩诓走他的小放大镜,弱弱地去讨要,还又打又骂。眼神清澈明净。一切情形都难以看出是个弱智的孩子,除了一次他在清点自己的作业本时,数到十又数回去了。
 
 
因为半哑弱智,小水手常被他母亲嫌弃咒骂责打,终于弃他们父子去了。做爸爸的干脆抱了孩子上船安了家,父子相依为命。小水手对他爸爸特沾,一扭眼不见,就高声嚷嚷“爸爸——来”。靠在他爸爸膝上磨蹭撒娇,父子俩脸上的温情和腼腆,让人不怀疑他们同样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父子。
 
老水手上过一两年书,他捉着儿子的手一撇一捺地写。小水手的名字中有个义字,老水手捉着写成了羲。快十岁的孩子,穿裤子,还得做爸爸的操心。老水手一边为儿子提拉裤子,一边絮话,怎么得了,这么大的人了,还要做爸的穿裤子。小水手对着满河的长流水撒尿,有人看见,扭捏妩媚地笑。
 
老水手白天撑渡,玩上打鱼,几个汗瓣子钱都买了营养品给儿子吃。小水手吃饭时高举海碗,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送,一边还不忘招呼客人夹菜。
 
儿子会划擦火柴为做爸的点烟了。傻儿子把划着的火柴远远地送到做爸爸的嘴上叨着的喇叭烟头。
 
傻儿子放学回家,站在渡头扬声唤爸,做父亲的忙不迭把船撑过去。儿子要把书包递给做爸的,做爸的不接,扭身进了舱,要他自己提进来。
 
风吹雨打,傻儿子满十岁了。做爸的一早买了菜,张罗做了儿子喜欢吃的鱼和牛肉,特意嘱咐儿子今天不要做作业了。父子俩好好贺十岁生日。
 
 
千山暮雪。渡船舱篷上,一个晚上就积了半尺深的雪。河风嗖嗖地从船舱每个隙孔钻进来,在舱里做作业的傻儿子,用力摔门,摔过去,弹回来,吹回来,鼻涕吸溜吸溜响。做爸的送了背柴块的客人上岸,进舱帮儿子用个东西堵住门,又从小桌下摸出一条乌黑的手巾,帮他擦滑进嘴里的鼻涕。
 
邻居的老奶奶冲风斗雪送鞋来了。傻儿子亲热地跑向船头接奶奶。奶奶和爸爸一人为他换只鞋。小脚上的布鞋底早洇透了。老奶奶送来的是运动鞋,加放了毛垫子,暖和多了。傻儿子的脸笑得更明净无渣。老水手叫儿子谢谢奶奶。傻儿子赶紧用他半哑的嗓子高声谢谢奶奶,又送奶奶上岸。
 
过年了,傻儿子换上新衣,在船上快活地放小鞭炮,在岸上无愁地放小花炮。正月初一至十五,过渡的客人如河里的鲫鱼。每人手里准备了给父子俩的小小红包,小的一元,多的十元。傻儿子的任务是敬烟和接红包。客人不要,他硬塞到手里。接了红包赶紧快活地从渡客堆里拱过去,把钱和红包快活地扔到舱口的小红塑料桶。
 
老水手的报酬是城里交通局一月八十元,河两岸常年过渡的村民每年每人二毛五分钱。外地人过渡,一次二毛、五毛不等。老水手操心傻儿子将来娶不上媳妇,拼老命赚钱攒钱。他计划一年攒一千,到时给儿子起两间砖房,对上一门亲。他在渡头的马路边的渡头牌上用黄漆醒目地写上印马渡,有古时酒幌和老渡的风味。见了的人,忍不住不过渡也去看看,或过渡体验一下。
 
好心的乡民可怜这对父子。间或捎带些旧衣旧鞋给他们,渡客有人提了苹果、梨子的,一定分一个给这可怜的自小被娘嫌弃抛下的苦人儿。傻小子乐呵呵地在长流水中探手浸湿一下就美美地啃起来。老水手洗碗涮锅都在长流水里。长流水还不时慷慨馈赠他们父子小鱼小虾。
 
哪位好心人给了他们父子一台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晚上,饭吃了,作业做了,做儿子的靠在做爸的怀里直着眼看电视。傻儿子指着荧屏里的狗说,爸——狗狗。
 
搞双抢了。老水手忙着在父子俩的责任田里洪汗水滴、扮禾插田。傻儿子十一岁了,体格强健,象个半大人了,一连替代做爸的摆了五天渡了。做爸的说好只要他摆渡五天。第六天了,做爸的还在岸上没回船。平常他每个下午都要去村里和伙伴们玩。他憋坏了,一个人在船上使劲地掼摔自己的凉鞋,口里含糊不清地嘟嚷, 大约在骂做爸的。
 
做爸的为他的失诺永久的痛悔了。那个午后,他壮实如小牛犊的傻儿子、十年后将接过他长篙的乖儿子,落水淹坏了。平常做爸的自小就把他脱得赤条条地放入河中学浮游的儿子说没就没了。做爸的含辛茹苦、苦攒苦力把儿子哺养成半大小子,培养成称职候补水手,做儿子的没声没响就丢了做爸的不管了。
 
长河水没事一样依然浩浩汤汤流逝。渡船不可能没事一样再南来北往渡客,是它眼瞅着傻儿子淹坏的。渡船既然不要候补水手了,老水手也不想要渡船了。渡船渡口渡工都无可逆转地一起滑向颓败的深涡。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