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诗意地栖息

2012/8/9 10:15:15 新新网

海德格尔说,人生诗意地栖息。


魏晋风流,称得上人生诗意地栖息。晋人的美,又是这个时代的最高峰。晋人发现了山水的美。王羲之说,山阴道上行,如在镜中游。他们风神潇洒,不滞于物,一往情深。王戎说,情之所钟,正在我辈。顾恺之画绝、才绝、痴绝,痴绝尤不可及。晋人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陶渊明、谢灵运的山水诗好,他们是用心灵在体味自然。晋人的美,美在神韵。神韵可说是事外有远致,不粘滞于物的自由精神。这是一种心灵的美。


盛唐雍容,称得上人生诗意地栖息。青春李白、音乐性的美和杜诗颜字韩文合奏出盛唐之音。具有天才美的谪仙李白,饮酒赋诗纵情人生,秀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王维,得宋之问辋川别墅,山水绝胜,与裴迪,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孟浩然,隐居鹿门,放情山水,出世闲适,“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康德说,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


有多少人遗忘头上的星空和背弃心中的道德定律,深陷焦虑、荒诞、无聊、浑沌。他们活着时仿佛从来不会死亡,临死时又仿佛从来没有活过,他们不活在当下,也不活在未来。


可望解毒和救赎他们的,是为了更好地美化世界美化人生的美学,是将人生提高至审美境界作为最高任务的哲学。


朱光潜在《谈美》中标举“人生的艺术化”,“要洗刷人心,一定要从怡情养性做起,要求人心净化,先要求人生美化”。


宗白华在《美学散步》中说,“艺术的欣赏是为了形成艺术的人格”,“一个人看到的景色是否美好,多半和此人的心境有关,也可以说景色的美否是由心来决定的。心也会限制视野,但同时,洗涤、净化过的心灵也会因为心境的提升而看到更美、更广阔的世界”,“自然是美的”,“生命是美的”。


具有美的特性的哲学,是对审美人生审美境界的理性反思和理论陈述。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思想,使中国传统哲学多具有与诗结合的特征,中国古代哲学著作往往就是文学著作,哲学家往往就是文学家和诗人。“天人合一”本是一种物我两忘、主客不分的审美境界。庄子提倡“无待”的“逍遥”,追求不依赖任何外在东西的自由,创造出自自然然真情的精神境界之美。


中国道家哲学与西方后现代艺术相通,二者都重视人的生活境界,崇尚生活美、思想美、心灵美。哲学之美与艺术之美结合起来。继承和发扬道家哲学,借鉴西方后现代艺术所蕴涵的生活哲理,似乎是提高人生境界、追求哲学之美的一条可行之道。


乔布斯自称“记住你即将死去”是一生中遇到的最重要箴言,帮他指明了生命中重要的选择。他认为,几乎所有的事情,包括所有的荣誉、所有的骄傲、所有对难堪和失败的恐惧,在死亡面前都会消失,真正重要的东西是内心的信念、理想的追求和改变世界的勇气。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