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研讨会

2012/9/14 11:19:07 娄底晚报

这几年,文学有点打不起精神,一本书的印数大多是几千册,大家都在感叹“卖书难”、“读者低俗化”,然而,一些写作者的个人作品研讨会却开得红红火火。

依老夫愚见,一个作家到了开“研讨会”的程度,不说闻名海内外,起码也得在全国的文坛有点“水响”,比如发表量特别大、转载率非常高、获奖作品多、覆盖范围广等等,被研讨的人有“研”的价值,参加研讨的人有“研”的价值底线。然而,现在一些研讨会却彻底颠覆了我“陈旧”的思维。我有一熟人,十多年来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的作品不超过十篇,是一标准的初级文学爱好者,但人家“开拓精神”强,把发表、没发表的凑成一本书,不久前组织了一个作品研讨会,研讨会上有人说他“思想深刻”,有人评他“语言精美”,有人誉他“艺术形式丰富多样”……参加研讨会的文学名人,我认识好几个,他们的作品写得非常有品位,深受读者欢迎,然而,他们在研讨会上的低智却让我费解,我不知道是这些名作家、名评论家的判断力出了问题,还是不薄的红包蒙蔽了他们的眼睛,使他们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文学见解当成了“友情出演”的工具?

作品研讨会的泛滥,反映的是一种文学功利。研讨会本来带有总结一个阶段创作的性质,然而到了一些文学青年、文学中年手里却成了炒作自己的手段。自费出一两本书,通过关系弄一笔钱,请几个正在走红的名作家、名评论家捧场,找一个上点档次的宾馆,“研讨会”的大旗就呼啦啦地扯出来了。开了研讨会,入作协有了资本,评文学职称有了理由,向单位讨价还价有了借口,四两拨千斤,多好的事呀!至于“研讨”完之后,读者是否能记住自己的名字,组织“研讨会”的人是不会认真去想的。

想起杨绛先生的事来。杨绛先生是我国著名的作家和翻译家,她的《干校六记》、《洗澡》、翻译作品《堂诘柯德》脍炙人口,她的作品研讨会经常有人主动组织,然而,杨绛先生非常低调。最近,她的新文集即将出版,人民文学出版社有意请她“出山”,参加作品研讨会,杨绛先生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参加。她的理由是“我把稿子交出去了,剩下怎么卖书的事情,就不是我该管的了。而且我只是一滴清水,不是肥皂水,不能吹泡泡,所以开不开研讨会——其实应该叫做检讨会,也不是我的事情。读过我书的人都可以提意见的。”杨绛先生说:她一向认为研讨会应该叫做“检讨会”,否则,“它对作家来说就没有多大意义。我不参加‘检讨会’,不是不打算接受批评,而是我写过了,看不看是读者的事,我不能强迫任何人看我的东西。而且我已经把多年来受到的批评改在了实际作品中。”

杨绛先生对作品研讨会的态度说明了一个道理:真正优秀的作家不需要靠开研讨会之类来撑门面,最能证明一个人的文学品位的永远是写出读者满意、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有名无实的“泡泡”研讨会该收场了。

热点新闻
推荐阅读